Is Gluten that bad for your health? | The Science

… … 为什么在二战末期1944-1945年冬季饥荒期间,荷兰儿童 的健康状况反而更好呢? 对荷兰儿科医生Willem Dicke来说,这在正常不过了。 Dicke大夫当时一直在寻找方法治疗Gee-Herter病 – 一种可导致 严重并发症的破坏肠道的疾病,缺乏治疗通常意味着死路一条。 在那个冬季饥荒期间,面包之类的普通食品非常稀缺。 接着,患有此疾病的儿童突然好转起来。 后来因瑞典救济,那些儿童又有面包吃了,但他们的健康状况却急转 直下。 各位可能已经猜到,Gee Herter病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乳糜泻, 一种能导致极大痛苦的疾病,但可采用无麸质饮食治愈。 无麸质一词近来十分流行,几乎所有超市的货架上 都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无麸质食品。 有趣的是,关于人们从饮食中摒弃全麦和麸质并治好了 各种各样毛病的故事充斥着大街 小巷。 在Anne Sarkisian所著的《有毒的主食》一书中,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人物故事,讲述了 人们在采用无麸质饮食后,治好了肠道易激综合症、胃食道反流症、 皮疹、过敏、甚至像抑郁、偏头痛、ADHD(注意力不集中症 – 多动症) 以及头晕之类的 神经疾病。 那些人通过无麸质饮食治好如此多疾病的原因之一是:在患有乳糜泻的患者, 有95%以上没有被确诊。 正如Alessio Fasano医生所说的那样,乳糜泻就像一条‘临床变色龙’, 可表现出慢性腹泻、体重减轻、腹胀或其他 影响任何人体器官的症状。 但是乳糜泻并不是麸质引起的唯一功能紊乱。 全球乳糜泻发病率在0.5%到1%之间,而据Fasano估计, 约占美国人口6%的1800万美国人患有 麸质(谷蛋白)敏感症。 来自EnteroLab实验室(一家非乳糜泻谷蛋白敏感性检测实验室)的Kenneth Fine博士断言, 有此功能紊乱的患者人数可能占到总人口的30-40%。 2010年夏天 ,在克罗地亚,网球选手德约科维奇(Novak Đoković) 正与伊格尔·切托耶维奇(Igor Cetojevic)医生进行磋商。 医生很快就确认,德约科维奇的左臂力量明显比右臂要弱。 实际上,切托耶维奇大夫在澳大利亚公开赛期间就发现 德约科维奇在某场比赛中呼吸困难。 他在一次比赛暂停休息上厕所的时候呕吐不止。 切托耶维奇大夫向德约科维奇解释说,他有可能对麸质铭感。 回顾往事,大夫的这一发现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德约科维奇 在过去的某些比赛中会精疲力竭。